朔间咲临

世界中心:→朔间凛月

knights p

leo司/英凛

[英凛]倏而南风起

「01」


朔间凛月脱下工作服,摘掉手套,开始消毒和清洗双手。回到了办公室以后,才发现桌上的便当盒已经被收走了,口袋里只有一颗水果糖,根本不足以充饥,即使已经是十一点半了,朔间凛月决定出去碰碰运气。


朔间凛月提着纸袋走出了便利店的门,看见了蜷缩在墙角的黑猫,犹豫了片刻还是停下了脚步。朔间凛月摸了摸小猫的头,起身准备离开,那只小猫却咬住了他的裤脚,“真是个固执的小家伙”,朔间凛月脱下风衣,将小猫裹住,带回了医院。


“真的是超烦人的,为什么我要帮你做这种事啊?”


“因为只有小濑能帮我了啊,如果小濑也拒绝我的话,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你忍心看着它被饿死吗?”


小猫喝完了盘中的牛奶,满足地舔了舔盘子,蹭了蹭朔间凛月的手,跳到了朔间凛月的膝盖上。“那么,小濑,我先回去了,今天晚上谢谢你了”


“慢走不送,”,濑名泉没好气地说着。


“阿拉阿拉,小凛月,你昨晚没休息好吗?”,鸣上岚趁朔间凛月不注意,夹走了他餐盘中的炸鸡块。


“我现在不想说话,”,朔间凛月有气无力地说道,趴在桌子上装蘑菇。


“总是叹气对皮肤不好啊,平时总是熬夜的我们,更要注意保养皮肤啊”


“哎,”,朱樱司放下餐盘,在鸣上岚身边坐下来。“鸣上前辈,王……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我本以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学习,可是我发现我根本跟不上王的思路”


“哎呀,小司司也有烦恼了啊,就让姐姐来帮助你吧”


“真的吗?!鸣上前辈?”,朱樱司立刻打起了精神,眼睛里冒着星星。


“不过这里不适合说话,我们去别的地方谈吧”


晚上五点,朔间凛月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医院,看到了熟悉的车停在门口,朔间凛月本想装在没看见,车门却打开了。


“好久不见,”,朔间凛月冷冰冰地说着,目光并没有看着车里的人。


“吾辈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接凛月,凛月就这么对吾辈,难道凛月的叛逆期还没有过去吗?”


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,我今天很累”


“凛月不和吾辈一起回家吗?”


“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吗?如果你再纠缠,我不会客气”


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吾辈就先走了,晚安,我亲爱的弟弟凛月”


就着冰凉的水将白色的药片吞下,剧痛暂时得到了缓解,朔间凛月躺在地板上,望着天花板发呆,思想处于放空状态,看上去就像一尊雕像一样。


‘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’,朔间凛月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之上,药瓶中的药在一滴滴的落下。“哈?终于醒了啊,熊君,”,濑名泉一脸严肃,“严重脱水,加上长期饮食不规律导致的急性胃炎,究竟是有多粗心才能把自己的身体弄成这样啊”


“阿拉阿拉,小濑知道小凛月晕倒的事,明明表现的非常担心呢”


“闭嘴,吵死了,我才没有担心这家伙啊”


“濑名可真是一点也不坦率啊”


“你们都活腻了是吧?”


“凛月前辈,我带了你最爱吃的食物,司相信你一定会很快就好起来的”




[英凛]恋如雨止

「01」


天祥院英智将伞收好,小心地放在店门口,推门而入。穿过一排又一排的书架,天祥院英智在一排书架前停下了,可是自己想要的书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摆在那里。询问了店员之后,得知那本诗集已经在几天前被人买走,店员一脸愧疚,天祥院英智挥挥手,示意对方不用太紧张。


走出书店,天祥院英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,忘记了增添衣物的天祥院英智感觉到了几分寒意,常去的便利店也因为天气原因暂时闭店了,天祥院英智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并不好,决定打车回家。


‘……是送给我的吗?’,天祥院英智面前的轻松熊点了点头,天祥院英智接过了气球,“谢谢,我很喜欢”,天祥院英智微笑着道谢。轻松熊转过身,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,然后拉住了天祥院英智的手。


“原来是关于慈善义卖的活动啊,拿到了气球的人可以选择制作甜品或者售卖甜品,似乎很有趣呢,虽然很突然,我也加入进来吧”


‘嗯?’,天祥院英智看见了轻松熊递来的纸巾,又指了指鼻尖,“谢谢”,天祥院英智笑着接过,擦去了脸颊和鼻尖上不小心粘上的面粉。


“谢谢您参与我们的义卖活动,感谢您愿意为慈善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这是我们准备给每位参与者的纪念品,请您务必收下。”,站在天祥院英智对面的红发少年似乎有些紧张,脸微微发红,说话也吞吞吐吐的。


“臭小鬼,厨房里的饼干是你偷吃的吧?”,朱樱司的头上突然被人重重打了一下。


“不是的,濑名前辈,司有好好的在做自己的工作,还有,请不要打司的头”


“阿拉阿拉,小濑别生气,人家知道偷吃饼干的凶手是谁呢”


“你们都别只顾着聊天,我的头卡在头套里出不来了”,轻松熊用手抱住头套,却怎么也拿不下来,还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撞到柜子上。


‘呼’,在四人的帮助下取下了头套的朔间凛月长舒了一口气,“所以为什么要让我做这种事啊,穿着这种又厚又重的衣服真的很难受啊,大家都好过分”,朔间凛月语气中满是委屈。


“因为小凛月做的甜品,视觉感非常强烈,甚至可以吓哭小孩子呢”


“啊,确实没错,我赞同,只要是有求生欲的人都不会轻易去吃的吧”


“司也同意前辈们的说法”,朱樱司点点头附和道。


“对了,我最近尝试制作了一个新的蛋糕,可以帮我尝尝味道吗?”


“哎呀,跑的真快呢,”,朔间凛月看见消失的四人,“不过,抓到了一只正在作曲的国王大人,我想,王是不会介意做我新作品的第一个品尝者吧?”


天祥院英智有些不解地看着身后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的三人,“凛月前辈,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虽然拥有做很高的做甜品的天赋和才能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会做出一些造型奇特,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甜品呢”


“阿拉阿拉,是的呢,据体验者提供的描述,‘那是一种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食物,有着漆黑的外表和诡异的造型,吃一口仿佛能置身于天堂’”


“所以说,熊君的作品,就是如同生化武器一般的存在啊”


“呵呵,听你们这么一说,我倒是觉得非常有趣呢,很想尝试一下啊”


“啊呀,看来又失败了啊,必须要改进配方呢”,朔间凛月取出笔记本,在最后一页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,“总之,现在要做的是去买材料”,朔间凛月把本子随手一扔,“我现在要出门了,就麻烦王在他们回来之前暂时看一下店哦”